上海快3

翻頁   夜間
歐巴小說網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五百一十四章 對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歐巴小說網] http://cmjxgs.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來到比武空間會場,里面已經人山人海,雖然天使創造的空間,無論隔著擂臺多遠,都可以通過特殊的視覺魔法,將比斗的鏡頭拉近,位置站得遠近其實都是一樣的。

  但是明知道這一點,大部分冒險者還是早早的來到會場,爭取前面的位置,這充分說明,其實冒險者的心態也是很平民化的,就像原世界數萬萬喜歡圍觀的天朝眾一樣。

  將維拉絲四人,安排在阿卡拉她們所在的“特等席”以后,我和莎爾娜姐姐,還有另外十四名參賽者,齊齊的步入了賽場擂臺上,等待眾人的圍觀。

  整個會場,原本十個上萬平方米的巨型擂臺,已經被天使族那幫家伙,拼湊積木似的拼在一起,形成一個超大型的比武擂臺,一眼望去,連邊都看不見。

  跺跺腳下的草地,雖然松軟,但似乎也經過了特別的魔法加持,不知道到時候會不會影響我的發揮呢?這到是個問題。

  當我們逐一踏擂臺的時候,整個比武空間,響起了有史以來最為激烈的歡呼,數萬道炙熱的目光齊齊聚焦過來,說實話,這種被人盯著的感覺并不大好,和登上領獎臺的榮耀感完全不同,到是更像穿著清涼的車模小姐,被那些大腹便便目光淫穢的參展者用眼神狠狠褻玩著的感覺。

  震天的歡呼聲中,可以隱隱到莎爾娜姐姐的呼聲最高,作為十六名選手里唯一的女性,而且是傾國傾城的大美女,這樣的現象也并不奇怪。

  只是讓驚訝的是,往莎爾娜姐姐呼聲最高的方向望過去,那些喊得最激烈的,一副將自己的嗓子扯破也在所不惜的狂熱莎爾娜粉絲冒險者,竟然都是曾經在擂臺上敗于莎爾娜姐姐的手上選手。

  難道說,他們潛藏在內心的屬性,經歷這次比賽之后終于被激發了?

  憑著德魯伊可以抵得上女生宿舍偷窺望眼鏡地好眼力輕而易舉地發現了站在最前面。舉著一面旗幟拼命吶喊地家伙。竟然就是在第一輪比賽輸給姐姐地圣騎士哈馬斯旗幟上面七個鮮紅地“莎爾娜女王萬歲”打字。顯得特別顯眼。

  等等下角似乎還有一。寫著“女王身邊那個穿著沒品位斗篷地沒品位斗篷男必須死”。后面還加了兩個大大地嘆號以表決心。

  “……”

  好吧。你這混蛋。最后不給我看到出現在夜深人靜地空無一人地沒有***地只能聽到狗吠地深巷里。不然地話。憑著咱A級地悶棍技能……相信阿卡拉也不會怪罪我地。

  將殺人地目光收回來。“享受”足了其他冒險者地目光和歡呼聲老酒鬼那家伙才似一副沒有睡醒地樣子。搖搖晃晃地走了上來。手里捧著一個大箱子。

  “那個……相信大家對這十六名選手地資料。都已經十分清楚了。如果不清楚地話。我也不會比你們更清楚以就不多介紹了……”

  的確是很誠實的發言,不過這種話真的能由主持人說出來嗎?

  見聲音逐漸安靜下來,老酒鬼心中似乎有點小得意,覺得自己冥思苦想了一個晚上才想出來的創意開場白起到了效果,不由咳嗽幾聲潤嗓子,平時一副半死不活的語調,也難得亢奮起來。

  “想必大家都已經等的很著急了有錯,接下來就是最激動人心的六位選手的抽簽儀式,究竟這十六名強者將會各自和誰戰斗哪八位強者能成功晉級,大家手頭中的賭票究竟有沒有買中?想必大家都已經迫不及待了吧,咳咳,事先聲明,我可沒有將自己積攢下來的十個金幣拿去賭,聯盟并不提倡這種不健康行為,小賭怡情,大賭發財,大家明白嗎?賭博是不好的……”

  興致一來,老酒鬼就變得得意忘形起來了,噼里啪啦的說了一大通,臉上充斥著一股只有狂熱賭徒才有的紅光,讓臺上的阿卡拉那張笑呵呵的笑臉,也逐漸開始散發出殺氣。

  “當初真應該讓琳婭去才對的。”

  阿卡拉淡淡自言自語道,至于為什么沒有選擇琳婭,那是因為她現在正在逐步交接愛德華家的繼承人身份,還有營地里的一些事務,逐漸由一名高層管理者過渡向私人的普通冒險者兼人妻身份,不再適宜這種拋頭露面的公眾場合。

  吳那小子,將好女人都給拐走了,阿卡拉嘆了一口氣,接著對旁邊的一名士兵道:“吩咐下去,讓營地所有酒吧的老板,這兩個月不許再~賬給我們可敬的賭鬼卡夏大人,就說她賭博發了大財。”

  還不知道自己即將要悲劇,接下來要面對所有酒吧老板瘋狂討債的老酒鬼,口沫橫飛的繼續噴了好幾分,才意猶未盡的擦了擦嘴,若是不知道情況的冒險者,還以為自己進錯了門,來到了哪個大型賭王之王寶座爭奪賽現場。

  “好了,廢話不多說,現在開始抽簽吧,你們幾個依次過來。”

  其實已經說了很多廢話的老酒鬼,倚老賣老的朝我們招了招手,話說回來,她似乎也的確有那么點得意的資本。

  看看場上十六名選手,卡洛斯和西雅圖克是她的學生,莎爾娜姐姐更是她一手帶大,我嘛,雖然不想承認,但是的確也從她手頭上學來不少,也就是說,在場十六名強者中,就有四名,四分之一的人,是她教出來的,雖然有兩個不孝的家伙已經叛出了聯盟……

  她這樣開了口,眾人也就乖乖的上前,伸手到她放在臺上的箱子里,穆拉丁這厚臉皮老頭最是心急,大概是有一種“第一個抽的,選擇的機會最多”的猴子心態,所以矮冬瓜的體型急沖沖的沖了上去,穿過眾人,率先將手伸入了箱子里面搗鼓起來。

  不過,這廝手短,箱子大,幾乎將整個肩膀都塞了進去,呲牙咧嘴的拉丁才好不容易摸到簽,從箱子里抽出一個圓溜溜的石頭,上面寫著一個八字。

  “八好好呀。”

  穆拉丁眉開眼笑,像寶藏般小心翼翼的將石頭塞進懷里的瞟了我們這些后來者一眼,真搞不懂究竟有什么好值得得意的,難道說智商低的人比較樂觀?

  其他人可沒穆拉丁的好心情,依次一個個從箱子里抽出自

  的編號,對戰方式很簡單,一號和二號,三號和四號列沒有什么諸如復活戰之類的復雜程序,從十六強到冠軍寶座爭奪賽,都是一戰定勝負,所以一個大意的話是很容易悲劇的。

  排在我前面的,恰巧是狼人族的種子選手哈達瑪斯,他抽出的是一個四在他身后笑了笑:“這個數字可不大吉利呀。”

  哈達瑪斯不以為意的回過頭:“我不信這一套,實力才是根本。”

  “是嗎?看我的。”我將手伸了進去,搗鼓幾下,然后摸出一個三號,一旁沒有離開的哈達瑪斯立刻笑了起來:“你看的運氣不是挺好的嗎?第一場比賽就能如愿了。”

  “你很快就會發現,第一場和我遇上并不是什么運氣。”我自信的朝哈達瑪斯咧齒一笑。

  “希望你有配得這句話的實力,我也不枉這些日子來的苦修了。”

  哈達瑪斯也是自信一笑出,這個大雪山里走出的淳樸狼孩巴意外的利索得很。

  抽簽完以后,我們也依次走出擂臺將戰場讓給一號和二號兩名選手,這兩個一個是狐人族的種子選手,六十三級的狐人法師,一個是精靈族的精靈弓箭手,實力在“正常”范疇內的冒險者里頭,都非常的不錯。

  我和哈達瑪斯則是肩并肩的回到了殊席上,迎來阿卡拉和假笑王子他們的笑容。

  “沒想到你們一場比賽就對上了。”假笑王子克里斯,用假假的溫和語氣嘆道。

  “這是命運。”

  哈達瑪斯嘴里冷不防的出一句可以和“燃燒吧我的小宇宙、代表月亮懲罰你喵”之類的,可以一同列入十大經典惡俗臺詞的語句。

  “雖然是兄弟,不過我還得站在狼人族這邊。”白狼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笑道。

  “哼,有什么好爭的,反正你們個家伙,也和冠軍寶座無緣。”

  一旁的小狐貍湊過腦袋,高傲的說道,一副冠軍屬于我們狐人族樣子,這時候,狐人族的種子選手和精靈弓箭手的比賽已經正式開始。

  “吳,有信心嗎?”

  眾人討論了好一陣,我才回到聯盟的位置,坐在阿卡拉的旁邊。

  “當然沒有問題。”我自信的露出笑容。

  “大哥哥,要加油哦。”一臉小妻子狀的莎拉,巧笑嫣然的將精致水壺遞到我手上。

  “大人,肚子還餓嗎?我做了一些點心哦。”小維拉絲溫柔的將手中的盒蓋打開,露出滿滿擺列整齊的點心。

  “小凡,來,吃顆鉆石補充能量。”小幽靈眼珠子一轉,不甘示弱的將一粒鉆石硬塞到我嘴邊,一副你不吃讓你好看的霸道模樣。

  “……”

  你想讓我因傷退場嗎?

  “主人,要看……嗎?”

  衣袖被輕輕扯了扯,回過頭,是一臉漠然的三無公主,也正用她的方式鼓勵著我——將一本“奇怪”的書遞了過來。

  不……不用了,你的好意我心領了,雖說比賽之前看一些H~g;,精神的確會比較亢奮的說。

  大家的鼓勵我很高興,但是可以的話,真的希望家里另外的二分之一份子,思考方式能像正常人靠攏一點……

  很快,擂臺上的比賽進入了激烈化,狐人族和精靈族的選手,實力恐怕都不會比哈達瑪斯差多少,能進入十六強的,又豈是弱者?擂臺上魔法和箭矢飛舞,讓冒險者看得眼花繚亂,幾乎分不清誰是誰。

  不過比較悲劇的是,雖然狐人法師實力并不比精靈弓箭手弱,但是職業上,弓箭手卻小小的克制了法師職業,雖然這種克制并不是絕對的,但是在雙方實力相近的情況下,卻逐漸凸顯出來。

  相持了半個多小時以后,狐人法師一招落敗冒險者惋惜不已。

  “可惡可惡,這個笨蛋。”

  唯一一名十六強狐人選手,第一輪就被淘汰出局只驕傲的小狐貍也顧不得天狐的風度了,在幾個狐人的拉扯阻攔下斷向擂臺方向揮拳踢腳,兩顆可愛的小虎牙也暴露出來,閃爍著寒光。

  “放心吧。”

  我走上前去,好心安慰的拍了拍小狐貍的香肩,朝她豎直大拇指,潔白的牙齒一閃。

  “我會替你們狐人族,拿下冠軍……”

  “咔嚓——”

  話還沒說完,伸出去的手便突然被什么銳利堅硬的東西咬住我連忙一抽,大拇指上清晰的印著了一排牙痕,其中兩邊各有一個特別深的牙印,可不就是小狐貍那兩顆賊顯眼的小虎牙?

  “還……還不是因為你這個壞蛋,我才……我才……哼!!”

  小狐貍朝我張牙舞爪著,嘴里嘀咕著一些莫名其妙的話作勢欲撲過來繼續咬上我幾口才甘心。

  “你們狐人族輸了,關我什么事?”

  我一邊吹著陣陣發疼的大拇指,一邊向小狐貍翻著白眼,想找人出氣也不用找這么爛的借口嘛。

  悻悻然的回來,我遇上在坐在輪椅的萊娜。

  “萊娜妹妹會祝福我吧?”在小狐貍那便傷透了心的我,蹲下身子握著萊娜蒼白冰涼的小手,試圖在她身上尋求一些心靈安慰。

  “凡大哥還有哈達瑪斯大哥要加油哦,我會為你們祝福的。”萊娜文靜的俏臉輕蕩漾起一絲笑容,喂喂要的可不是這樣萬金油的答案。

  “不過……”

  頓了頓,萊娜輕柔的將我抓著她的大手抬至唇邊,然后將自己弧形優美的薄薄嘴唇,在我的手背上輕輕一觸,獻上了祝福之吻。

  “我會在心里,偷偷給凡大哥多一點的祝福……”

  “萊娜,你可不能胳膊肘往外扭哦。”耳朵賊尖的假笑王子在一旁故作抱怨的說道。

  “凡大哥是我們狼人族的狼神勇士,不算外人哦,你說是吧,克里斯哥哥。”萊娜偏過頭,柔和的輪廓上展出一絲調皮神色,頓時讓假笑王子啞口無言,嘴里直嘀咕著女大不中留。

  最后朝維拉絲她們的方向豎了豎大拇指,一切盡在不言中,然后,在天使裁判的宣讀中,我和哈達瑪斯緩緩踏上了擂臺。

  鋪天蓋地的吶喊聲再次響徹,畢竟我也算是聯盟的

  手,這里的冒險者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聯盟冒險者,主場的優勢,觀眾們不熱烈一點歡呼,豈不是弱了聯盟的勢頭,那怎么行呢?

  不過,震天的吶喊聲中,似乎也隱約傳來微弱的一兩句“沒品位的斗篷男給我去死”的詛咒之言,是我的錯覺嗎?

  和哈達瑪斯面對面的站在擂臺中央,場外的一切聲音似乎都遠離我們而去。

  “我一直在期待著這一刻的來臨。”

  哈達瑪斯緊握著拳頭,臉上因為興奮和戰意的交融在一起,看起來有些猙獰。

  “是嗎?不過很抱,我期待的對手并不是你。”我微笑道。

  “哦?究竟是誰?”

  哈達瑪斯并沒有因為我的而憤怒,而是露出饒有興趣的詢問表情。

  “喏,就在里,那個一臉臭屁的酷男就是了。”我朝卡洛斯的方向努了努嘴。

  “原來是他。”哈達瑪斯愣了一下,神色變凝重起來。

  “雖然不認識,但是我能感受到他是個強大的對手,我的狼人本能,在他面前竟然本能的發出恐懼信息。”

  頓了頓,哈達瑪斯緊緊的著我:“不得不說,你挑選了一個恐怖的對手,不過在這之前,先過我這一關吧!!”

  “那當然,不過說句老實,哈達瑪斯老兄,你現在的實力還弱了一點。”

  “哈哈哈,你這個家伙,又來了,上次也是,總是想用語言刺激我,這次我不會再被你的戰術所激怒了。”

  哈達瑪斯不怒反笑,一副已經完全看破了我的小伎倆的模樣。

  “……”

  這年頭,咱難得說一句實話,為什么就沒有人相信呢?

  “二位選手備好了嗎?”

  一旁的天使裁判似乎不準備讓我們兩個嘰歪下去,尋找插話的空隙,高聲喊道。

  “準備好了。”“當然!!”

  我和哈達瑪斯不約而同的應道。

  “那么我宣布三十九級德魯伊吳凡,對陣五十五級狼人戰士哈達瑪斯比賽開始。”

  公式化的宣布完之后,這只沒有翅膀的鳥人再次一躍而起,高高的飛上了天空,而隨著他的聲音落下,原本吶喊聲震天的賽場,也似乎突然被施展在禁言法術一般,安靜下來。

  五十五級?上次和這家伙戰斗的時候,他才四十九級吧短半年的功夫就升了六級,這速度都快趕上莎爾娜姐姐了,難道狼人族也有什么賽亞人專用的奇怪房子?

  “噢噢噢,看好了,我會讓你好好看看我這半年以來的進步的。

  ”

  隨著天使裁判的聲音落下,哈達瑪斯也瞬間變成了熱血漫畫里的少年身子微俯,雙拳緊握,全身的肌肉卡拉卡拉的暴漲起來。

  狼人變身!!

  狼人斗氣——狂戰力量!!

  血系——嗜血狂暴!!

  一系列的轉變,讓哈達瑪斯來了個大變身,身體迅速膨脹成兩米高的矯捷狼人股炙熱狂暴的斗氣從他全身散發出來,震撼著大地,方圓三丈之內都能感覺到一股極為強烈的氣流旋轉做是普通人,光這股斗氣就能將其刮飛出幾十米。

  同時那幽綠色的眼珠也逐漸變成血紅色,不僅如此狼人的胸口心臟的位置,一灘血紅逐漸蔓延開來,像蔓藤一樣緩緩纏繞在他的四肢和臉上,形成一道道奇異血腥的紋身圖騰,雙爪也被染成了了血紅色,并且在次暴漲幾分,就想四把染血的刺刀一樣森寒恐怖。

  狼人戰士的血系技能,不說威力,光聲勢上看來,就已經讓人心驚了。

  這家伙,一開始就打算拼命呀。

  “來吧,讓我看看,你的實力成長到何等地步。”

  準備好一切的哈達瑪斯,伸出那如同利劍一般的血色利爪,輕輕往我的方向一點,殘忍嗜殺的眸子里充斥著不可動搖的自信。

  “如你所愿。”

  我微微一笑,在哈達瑪斯和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大手一張,地面頓時出現五個召喚魔法陣,一陣低沉嘹亮的狼嚎從召喚魔法陣里響起,充斥著無盡威嚴的聲音,竟然讓包括在哈達瑪斯在內的所有狼人和德魯伊,體內的血液涌起一股莫名的悸動。

  五只雪白色的巨狼從魔法陣中升起,銳利的目光緊緊盯著對面的哈達瑪斯,緩緩聚集在當中一只最足足有兩米多高的超巨型白狼身邊。

  這五只白狼的氣勢,看上去竟然完美無缺的融合在了一起,當它們站在一起的時候,以當中超巨型白狼的氣勢為核心,竟然隱隱形成一股如實質利劍般的氣勢,將哈達瑪斯的斗氣風暴壓制下去。

  隨著五只白狼的出現,在場的冒險者也再次嘩然起來,那些高級冒險者,奇怪怎么可能有如此強大的鬼狼,而最近一兩年生活在營地的新手則是驚呼,這幾只鬼狼怎么就那么眼熟?

  那是當然,這幾年來,雖然我不常在營地(就算在也深居家中),但小雪它們卻陪在維拉絲身邊,時不時歷練回羅格營地一趟,在冒險者里面混了個眼熟,營地里能認出我的冒險者或許已經不是很多,但是說到小雪它們,卻無人不知,除了那顯眼的巨無霸體型以外,維拉絲、莎拉、小幽靈和三無公主也是個重要的因素,體態幽雅的巨型白狼,上面坐著四個如畫般美麗的女孩,如此動人的一幕,想必能讓很多人終生難以忘懷。

  “喂喂,那不是經常出現在營地那幾只鬼狼嗎,怎么會出現在戰場上?”

  “就是呀,這幾只鬼狼不是那四個女孩的召喚物嗎,怎么會被那個德魯伊召喚出來?”

  “你傻的呀,我們羅格的四大美女,維拉絲,莎拉,愛麗絲,還有琳婭小姐(三無公主你又被無視了),都是法師職業,怎么可能召喚出鬼狼?”

  “因為是美女呀,有守護獸之類的,不是很浪漫嗎?”

  一時之間,場上四處都充斥著諸如此般的問聲。

  唉,營地的新人果然已經沒幾個認識自己了,此時此刻,我心里頗有點人走茶涼的悲戚感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重庆快3-Welcome 河北快3-推荐 湖南快3-上海快3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吉林快3-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