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3

翻頁   夜間
歐巴小說網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某凡的【勵志】宣傳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歐巴小說網] http://cmjxgs.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某凡的【勵志】宣傳

  果然,完全沒給大家阻止的機會,才剛剛落下的帷幕突然就一陣凹凸扭動,伴隨著噼啪的打斗聲,嬌喝聲,咚咚咚,從這邊鬧到那邊,咚咚咚,再從那邊打回這邊。

  臺下的觀眾一陣莫名其妙,這是鬧哪出呀,難道是下一場表演的別出心裁開場?

  但是下一場表演……看看節目表,是腋窩碎大石,眼皮斷牙簽的雜技表演沒錯吧,是個名字聽起來一目了然的讓人想低下頭去專心吃爆米uā的節目有木有,什么時候變成武打劇了?

  最后,轟隆的一聲,脆弱的帷幕終于忍受不了三個iǎ家伙的打鬧,被用力一扯,整個掉了下來,幾十米長,五六米寬的巨大黑布,從天而降,那還真是有那么點壯觀,就像漁夫撒網一般,這不,逮住了三條iǎ魚。

  只見鋪落在舞臺上的大黑布,中間高高地鼓起三iǎ塊,糾纏在一起,不斷地扭動著,如同三只墮入深不見五指的里面,在無頭蒼蠅一樣四處竄的松鼠。

  不過沒多久,隨著嘶啦一聲響起,這塊悲劇的黑布,終究還是沒能承受得了卡潔兒那半天使的暴力,被撕裂開來。

  最先扇著潔白的iǎ翅膀,從里面鉆出來的卡潔兒,這iǎ天使眨了眨淚眼汪汪的可愛大眼睛,一眼就找到了坐在特等席上的我,就像剛剛脫離恐怖的黑暗世界,在光明之中迎來父母溫暖懷抱的雛鳥,“嘰~~~~”的老長一聲稚嫩撒嬌的叫喊,張大兩只稚嫩的iǎ手飛撲上來。

  “哎哎哎,怎么了,我的iǎ可愛。”

  我連忙將懷里的萊娜,輕輕一側,空出一點位置迎來卡潔兒的rǔ燕投林。

  咚————

  宛如iōng口碎大石時的撞擊聲,我淚流滿面,這iǎ天使隱約有那么點iǎ幽靈的風范了,話說回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暗黑世界也是有力與反作用力這樣的設定吧,難道說天使和幽靈的腦不怕撞?

  繼卡潔兒之后,西lù絲和艾柯lù也后人乘涼的從卡潔兒撕破的開口鉆出來,氣呼呼的跑上來,從后面往死拉著賴在我懷里不肯動彈的卡潔兒,試圖把這粘人的iǎ天使從我懷里扯開,而卡潔兒則是用兩只iǎ手,死死抓著我,回過頭,惡狠狠的咬向西lù絲和艾柯

  一手摟著萊娜,一手牽著維拉絲,還要護著打鬧不斷的雙胞胎和iǎ天使,我只覺得還是去跟那只痛苦蠕蟲再戰一場比較輕松。

  幸好特等席這里,離觀眾席剛好有一個死角,絕大部分觀眾都看不到這邊,不然這一幕要是讓臺下數萬觀眾看見,還不知道要被笑成什么樣子,饒是如此,雙胞胎和卡潔兒舞臺后面的打斗,也已經暴lù在眾目睽睽之下。

  聽到臺下面的一片震耳yù聾轟笑聲,我不由的垂頭喪氣,明明都已經成功落幕了,卻在最后一刻……

  現在總算明白,在成功的第一個越過終點線后,正想舉手向觀眾致意,卻因為疏忽大意而不iǎ心滑一跤,在正yù歡呼慶祝的數萬人面前摔了個狗吃屎,這種感覺是什么樣了。

  “大人,現在要怎么辦?”

  維拉絲拉了拉我的手,擔心的問道。

  因為臺下觀眾的情緒過于jī烈,本來準備好的下一個節目,也變得無法展開了,誰愿意這時候跑上臺去,在為別的節目而熱烈哄鬧,沒有一個人將目光投向自己的觀眾面前表演?

  就連琳婭和萊娜,也沒有預料到這種情況,一時之間皺起了眉頭。

  沒錯,這時候,又要到我這個“智多星”吳凡出場的時候了,被眾人譽為關鍵先生的本人,不是吹牛,總在有用的地方變得無用,卻又總是在無用的地方變得有用,就是我的專長。

  “爸爸,對不起,都是西lù絲(艾柯的錯。”

  意識到這樣的事故,是由自己一手造成,西lù絲和艾柯lù后悔萬分的垂下頭。

  “有什么好道歉的,所謂的父親,不就是在nv兒犯錯的時候,才會顯示出價值嗎?”我豪氣沖天的宣言,摟著兩個iǎ公主,在她們倍顯失落的俏臉上,重重親了一口。

  典型的nv兒控理論

  大家聽到這句話,都在心里冒了一滴汗,只有卡洛斯兩眼發亮,像是找到了人生唯一知己。

  “哥哥,現在該怎么做好呢?”懷里的萊娜仰起頭出擔憂目光。

  至于她擔憂的是什么,是為眼前的場面而憂慮,還是在為已經變得無法阻止,要出面為自己的寶貝nv兒解決問題的某人,那即將要展開的行動而憂慮,就只有她本人心里才知道了。

  “安心安心。”

  我自動將萊娜的擔憂歸類為第一種,先是將她抱起,把懷里的卡潔兒jiā托給維拉絲,讓萊娜,西lù絲和艾柯lù在這看好,然后一個人,背影帶著不成功即成仁的肅然涼風,大步跨上了舞臺。

  在原來世界,有什么好辦法,能夠讓觀眾熱血沸騰的情緒,迅速冷卻下來嗎?

  答案只有唯一一個,兩個字——廣告時間。

  正看到兩名絕世劍客,施展最后一招,勝負即將分曉的瞬間,突然畫面一轉,跳出了一個大光頭,傻乎乎的面對觀眾咧齒笑著,將一瓶洗發水擺在iōng前,來上一句。

  “用潘【嗶】,我看行。”

  還有比這個更能讓正熱血沸騰著的觀眾,突然膀胱一緊的東西嗎?

  絕對沒有

  “咳咳,大家靜一靜,靜一靜。”

  臺上,我對著魔法擴音器大聲喊道,大概是因為這個代大長老的身份,臺下的哄笑聲總算是有所遏制,讓我的聲音,能夠傳到每一個人耳朵里。

  “感謝大家觀看此次由阿卡拉大長老舉辦的聯盟表演,我代表阿卡拉大長老,謝謝大家……”

  ???鑼碌囊淮笸ǔ∶婊八低暌院螅?以俅慰人約干??踝懔宋縛冢?偶絳?夯核檔饋

  “能夠聽到大家的歡笑,就是對這次聯盟表演的最大鼓勵和回報,但是,如果因此而無法享受下一場表演所帶來是樂趣,那無論對大家,還是對于我們辛苦練習的演員來說,都是巨大損失,因此,我覺得,在這個節目途中,為大家ā演一個勵志宣傳,讓大家享受歡笑余味的同時,也能舒緩情緒,迎來下一個jīng彩節目。”

  勵志宣傳?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對這個新鮮的名詞感到驚訝,雖然字面上很好理解,勵志的宣傳,但是如何勵志,又是怎么樣一個宣傳法?

  “那么,請大家接著欣賞。”輕輕鞠了一躬,這時候,剛才被西lù絲艾柯lù和卡潔兒扯下的黑è帷幕,也重新換了一張掛上,時間把握的剛剛好。

  來到帷幕后面,我從口袋里掏出一顆記憶水晶出極度邪惡的笑容。

  法拉老頭,穆矮冬瓜,是時候為上次的尋人啟事付出代價了,既然你們做得了初一,就別怪我做十五,用這……

  這……

  這……

  咦?

  這是什么來著?

  我看著手中的記憶水晶,突然了。

  只是知道,這里面一定有著不得了的,能夠讓自己狠狠享受一把復仇快感的映像,但具體內容是什么,卻完全記不得了。

  又失憶了?

  我頭疼的摁著太陽苦惱起來,最近是不是有點太多了?神誕日的前一天,整整一天的記憶完全從腦海里消失,然后現在,手中又是握著一顆忘記了內容但卻記得效果的記憶水晶。

  難道那天的失憶,和手中的這顆記憶水晶,二者之間有著什么關聯?我姑且得出這樣一個大膽的結論,傻蛋癡呆癥什么的,我是絕對不會承認。

  但是容不得我多想,帷幕已經開始緩緩上升了。

  見此,我連忙將手中的記憶水晶,塞到一個事先準備好的,可以自動供給記憶水晶播放映像所需要的能力的魔法陣里,鑲嵌在凹槽處,然后悄悄退下舞臺。

  當帷幕完全升起的時候,一首帶著薩克斯手琴風味的悅耳曲子,緩緩在臺上奏響。

  “這首曲子是……”

  我歪著頭,發出一聲驚嘆。

  是卡農曲,怎么可能,暗黑大陸根本沒有這種風格的技巧……

  我越發肯定這顆記憶水晶是自己的杰作了,也只有自己這個穿越者才能山寨這首曲子,但是里面的內容,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

  姑且繼續看下去吧。

  在眾人都被卡農曲的幽雅以及沉靜所mí醉的時候,記憶水晶也緩緩的將影像,投影到整個舞臺之中,就仿佛播放著一部全息投影的電影。

  臺下一片驚嘆聲響起,即使在冒險者里面,記憶水晶也是稀罕物,更別說平民,絕大多數人都是第一次見到記憶水晶。

  在那影像之中,宛如星河一般璀璨美麗的水光粼粼,展現在眾人面前,讓觀眾們仿佛真的聞到了一股水的氣味,以及魚兒在里面歡快游動的情景。

  鏡頭逐漸拉遠,原本一望無際的bō光璀璨,逐漸的,逐漸的變成了一條大河,那一片片風吹彎腰的蘆葦,遍布河邊的光華鵝卵石,以及時不時從水面躍出的魚,配上加農曲的優美,給觀眾編織成了一副人間仙境,所有的人都沉mí在了其中。

  鏡頭還在不斷拉遠,拉高,逐漸形成一個高空俯瞰的視角,寬敞的大河已經變成了閃爍著銀白光芒的蜿蜒iǎ道,就在這時,一道影子突然出現在畫面中,不斷在河邊飛躍著,遠遠看去有些模糊,辨識不出,大概是一只在河邊歡暢嬉鬧的iǎ鹿,所舞動出來的優雅輕靈躍姿。

  仿佛那道輕靈的身影就是主角一般,在它出現的下一秒,整個鏡頭突然急速拉近,在所有觀眾都措不及防的情況下,給了那到身影一個近距離特寫鏡頭。

  只見一個高大結實,全身古銅è的肌閃爍著光澤的男人,正擺出大鵬展翅的身姿,盡展雙臂,腳尖輕點,高高地,高高地向天空一躍出風一樣無拘無束的笑容展翅飛翔。

  以bō光粼粼的河面為背景,宛如星河一樣璀璨,看上去,他結實高大的身體,似乎真的已經脫離了大地束縛,飛向那高高地,神秘的星海璨空。

  本來,這也沒什么不妥。

  前提是,如果這個男人的雙眼沒有被一條黑è粗大橫杠擋住,胯下沒有打馬賽克,身上穿著衣服的話……

  “噗噗噗噗

  臺下一片噴水聲,從天堂掉落到地獄的感覺,讓他們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視覺的絕望。

  “哦哦哦,麗娜,你看你看,我也上臺……”

  人群之中,突然傳出一把得意洋洋的聲音。

  “噗哦”

  話來沒來得及說完,依然化身撲殺天使的卡麗娜,就將手中的狼牙bāng砸了下去。

  然而,就在眾人已經將近心里崩潰的時候,鏡頭又是一轉。

  這一次,轉到了河邊那隨風彎腰起舞,生機勃勃的蘆葦上。

  一大片安心的呼氣聲響起,似乎在說,終于告別的地獄。

  可是沒等一口氣吐出,蘆葦之中,突然鉆出一個矮iǎ的人影,正躲在里面,扒開蘆葦,偷偷的,聚jīng會神的看著河邊那道宛如風一般不斷飛躍的輕靈高大身影。

  這個一看就知道是矮人的家伙,那四四方方大臉上的雙眼,以及整齊的白胡子,也被一條黑è橫杠所遮掩。

  觀眾再次噴水。

  好惡心,本來一個大男人在河邊luǒ奔就已經夠惡心了,但是躲在蘆葦里面,用聚jīng會神乃至向往崇拜的目光偷窺著這惡心一幕的家伙,看起來似乎更加惡心。

  “殺了他,我要殺了那家伙……”

  特等觀眾席中,似乎隱約傳來某個家伙的咆哮聲。

  這幕場景似乎到此為止,畫面逐漸暗淡,最終定格在蘆葦偷窺的矮人,那張仿佛堅定決心了什么的棕è大臉上。

  還沒等觀眾緩過一口氣,那首卡農的曲調突然變得jī昂,大家心里同時閃過一道不好預感,果然……

  毫無預兆的,剛才那幕里出現的矮人,突然搖身一變,身上僅穿著一條草裙舞,在畫面里跳著草裙舞,不斷的惡心扭動著他那比屁股和iōng膛還要粗的腰,以及那短iǎ粗壯的四肢。

  而且,似乎為了突出這一幕里面的矮人,所付出的努力和汗水,畫面上,一個個這樣的身影宛如施展了影分身般相續的出現,橫著豎著倒著,上面下面側面,不斷扭動,扭動,再扭動。

  一時之間,整個舞臺上,充斥著數百上千道從各個角度展現出來的一個矮人身穿著草裙舞惡心而賣力舞動的身影,仿佛整個世界只剩下那舞動的粗大腰肢一般。

  “咚——咚——咚——”

  已經有新了心理承受差的觀眾,口吐白沫倒了下去。

  但是,那道惡心而努力的身影,似乎被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畫面里,他不斷的被其他人嘲笑著。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勉強撐著沒倒下去的觀眾,心里同時想到。

  緊接著,畫面又切換到了河邊,那道【輕靈】luǒ奔飛舞的高大身影上,而失敗的矮人,也一如既往的躲在蘆葦里偷窺。

  “還在……繼續跳嗎?”

  突然,河邊luǒ男停下腳步,對著矮人的藏身處這樣問道。

  默默的從蘆葦里面站起來,矮人無言的點著頭,眼眶委屈的濕潤起來。

  “為什么我和別人不一樣?”

  坐在河邊上,仰望著天空,矮人看了看自己胖墩墩的身體,垂頭喪氣地問道。

  “為什么……要和別人一樣呢?”

  依然赤lu著身體,打著馬賽克的高大男人出溫和的微笑,用歷經無數歲月滄桑的老者般的口ěn,給出了這樣的回答。

  矮人一愣,呆呆的看著眼前的前輩。

  “舞蹈,是有生命的”

  大掌,重重的落在矮人肩膀上,高大男人的笑容,帶著無窮的睿智和慈祥。

  “不要被自己的身體,和旁人的目光所束縛,忘掉一切,輕輕閉上眼睛去感受,你就能感覺到,風輕輕地拂過身體。”

  這樣說著,河邊luǒ奔男轉過身,從不知道哪里,取出一套疊得整整齊齊,四四方方的舞蹈服,溫柔笑著遞到已經淚水崩潰的矮人面前,說了最后一句。

  “讓風……引導自己的舞蹈。”

  “沒錯沒錯,我等的就是這句,這句”

  觀眾里面,不知道什么時候復活的那把聲音,再次得意的嚷嚷起來。

  “噗喔”

  伴隨著血飛濺,額冒青筋的卡麗娜,再次化身撲殺天使,將手中的狼牙bāng飛了出去。

  接下來的日子,矮人跟在河邊luǒ奔男的身邊,穿著自己的草裙,兩人一起在河邊不斷扭動,飛躍,扭動,飛躍,扭動,飛躍……

  還能堅持看到這里的觀眾,內心已經麻木了。

  縱使被嘲笑,甚至最后,心愛的草裙被撕破跺爛,教導矮人的luǒ奔男因公共猥褻罪被士兵抓走,面臨著五年以上的刑牢,臺上響奏的那首卡農曲依然jī昂,顯示著矮人對舞蹈堅定不移的決心。

  畫面逐漸變得了一個掛在枝頭上的蟲蛹,滿滿地,滿滿地裂開,鉆出,變成一只展翅飛翔的蝴蝶,在蘆葦河面上盡情扇動著美麗的翅膀……

  音樂突然一停,畫面也跟著變成一片漆黑,然后,慢慢的浮現出一個舞臺的輪廓,臺下坐滿了觀眾,讓人感覺到,這是一個非常盛大的表演演出。

  在一片的寂靜之中,舞臺上的帷幕緩緩拉開。

  驟然之間,落針可聞的寂靜之中,突然響起了雷鳴一樣,前所未有的jī昂卡農,在所有人的措不及防之中,將氣氛瞬間推到高頂點。

  與此同時,一道似乎已經破蛹化蝶的身影,從舞臺邊緣,飛躍而出。

  沒錯,看這道身影的輪廓,可以發現矮人已經完全變了,不再是以前胖墩墩的體型,而是變得細iǎ,高瘦……

  “變身最喜歡魚了。”

  身穿華麗的魔法少nv裝,一邊念著變身臺詞,一邊轉動著手中的水晶魔出來的瘦骨嶙嶙的iǎuǐ上飛揚的法拉,從舞臺邊跳了出來。

  “噗噗噗——————”

  這一次,已經麻木的剩余觀眾,終于全滅,偌大的臺下,沒有一人能夠安穩站著。

  尤其是那些在jīng靈廣場,經歷過這一幕,自認為心里承受能力已經無人可比的家伙,在遭受到二度重創后,終于忍不住一口老血吐出,倒了下去……

  伴隨著法拉的魔法變身舞結束,畫面終于暗淡下來,最后lù出幾個大字。

  只要努力,你也行

  “吳iǎ子,我和你不共戴天”

  法拉和穆拉丁的怒吼聲,同時在特殊席上高高響起……

  感覺這章還是沒能寫好,唉。

  P:無法想象勵志宣傳的yin,請自行度娘搜索某泰國感人廣告……A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重庆快3-Welcome 河北快3-推荐 湖南快3-上海快3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吉林快3-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