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3

翻頁   夜間
歐巴小說網 > 我的總裁女友張鐵根張彩萱 > 第5948章 討回公道(完本!)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歐巴小說網] http://cmjxgs.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二天,張鐵根這邊在墨冬島上面繼續大搞狂歡。

    但是,奧林匹斯殺手團的人則是突然之間全部從墨冬群島消失了。他們全部被張鐵根派往了歐洲大陸,其中的十幾個精英更是踏上了米粒堅這個地球上最邪惡的超級大國的土地。

    然后,一夜之間,意大利的德古拉家族各家各戶的人全部被人滅門。

    馬耳他騎士團在外面的成員,一個禮拜之內,不斷的遭到不明身份之人的襲擊,可謂死傷慘重。

    而且,馬耳他騎士團暗中和羅馬教廷勾結的,和米粒堅人勾結的,在世界各地對基督教信徒干下的各種各樣滅絕人性的侵害事件,全部被送到了莉莉婭手里,經過莉莉婭的手被送到了泰晤士報的編輯手里,再度在世界上引發一場關于基督教的驚天大丑聞。

    馬耳他騎士團顏面掃地,引發諸多國家的對它們和教廷的強烈不滿。這已經不是教宗再怎么裝模作樣的作秀所能夠挽回民心的了。

    至于米粒堅的貴族世家肯尼迪家族,這個家族現在確實還很有錢,而且影響力依然巨大,但是當家的女主人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在和一個牛郎躲在莊園里面鬼混之后,第二天被人發現一起因為嗑藥太多而溺死在了澡盆里面,二人依然維持著羞人的姿態。

    然后,肯尼迪家族的繼承人,湯姆肯尼迪在參加完了母親的葬禮之后,跟著被發現在別墅里面也上吊自殺了。

    從互聯網上面看著這些一夜之間爆發的重大事件,張鐵根的心里感覺十分的爽快。這就是和他張鐵根為敵的下場。

    然后,張鐵根這邊接到了來自于冥王哈迪斯的一個電話。

    冥王哈迪斯只是非常簡短的和張鐵根說了2句話,道:“禿鷲,恭喜你。你的出手之快速,之兇猛,簡直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

    “哼哼哼哼……”張鐵根冷笑道,“你難道以為,我這兩年來對他們一直都沒有任何的準備嗎?我其實早就準備得比任何人都充足。這個世界上像他們那樣的虛偽人類,無論掩飾得再怎么好,其實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弱點。什么馬耳他騎士團,什么羅馬教廷,想要搞他們還不容易?滿世界都是他們最惡心的傳教士。”

    “我發現,我不愿意和你為敵的選擇確實是正確的。”冥王哈迪斯說道。

    “是的,你應該慶幸你現在已經成為了我的盟友。”張鐵根毫不客氣的說道,跟著直接掛斷了和冥王哈迪斯之間的這個電話。

    此時的張鐵根,再也不是當年的那個張鐵根了。他現在勢力強大,個人武力更是強盛,早就已經不可能再對冥王哈迪斯有任何的忌憚。他當然有對冥王哈迪斯態度強橫的本錢,而且冥王哈迪斯沒不能夠對他怎么樣。

    對待野蠻的白人,張鐵根從來都不可能客氣的。他們的德性就是賤,不打得他們服氣,他們是不可能真誠的和你合作的。白人是一種完全靠實力說話的野蠻人種。這點,他們比扶桑人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既然歐洲已經平定了下來,張鐵根在這邊也沒有什么可擔心的事情。

    一個月之后,張鐵根帶著三姐蘇玉堂和澤尻未來告別了一眾妻兒,登上了開往非洲大陸的游艇。然后,在摩洛哥那邊,他們登上了飛回國內的航班。

    飛機落地之后,張鐵根被王沖迅速的接走了。他們一起回到了鳳凰山莊。此時的鳳凰山莊里面,早就已經沒有了柳如煙,現在的公司已經交給柳晴春柳二小姐在學習打理。

    回頭等到張青詞小朋友長大一點之后,柳如煙再回過來繼續執掌公司的運營。而珍惜集團,則是已經被司徒子惜交給了CEO毛一舟在打理。安氏集團那邊,安然安大小姐依然還在公司里面各個部門流轉學習當中。她想要成為一個成功的女商人,還需要繼續調校當中。王語緋王大小姐終究還是回去了王氏集團上班,王家的年輕一輩基本上都是些不爭氣的,真的是離不開這位大小姐。

    總之,大家的日子都算是過的十分不錯。張鐵根這邊也過的不錯。

    同樣在鳳凰山莊里面過的十分不錯的,還有赤刀李烈他們。他們一直都盡忠職守的保護著張鐵根他的家人。其實,鳳凰山莊里面還有一個人過的很不錯,這是一個完全出乎意料的人:血魔張百川。

    血魔張百川在米粒堅持續受到米粒堅人的追殺,最終還是靠著張鐵根向老李頭尋求幫助之下,才通過遠洋大貨輪的集裝箱偷偷地把血魔張百川運送到了國內。

    然后,經過東方長青的救治,給他吃了一點點玄冥果配置中藥,加上張鐵根以寒御功相助之下,血魔張百川那半輩子都無法治愈的寒御功內傷居然奇跡般的痊愈了。

    因為張鐵根的救命之恩,血魔張百川不但早就已經沒有了想要殺張鐵根的心思,更是對張鐵根充滿了感激,隨之自愿留在了鳳凰山莊里面,默默地成為張鐵根的一個秘密助手。

    在鳳凰山莊里面知道了,血魔張百川的功力已經完全恢復到了鼎盛時期之后,張鐵根知道,他終于可以動手了。

    張鐵根一個電話打給了蒼狼九尾那邊,他只對蒼狼九尾說了一句話,道:“蒼狼九尾,我已經給你兩年去修練魔功,現在時間到了。我今天晚上會派人去找你的。”

    “張鐵根,我等你!我一定要替我師父報仇!”蒼狼九尾惡狠狠的對張鐵根說道。

    掛斷了電話,張鐵根坐在沙發上面,慵懶的翹著二郎腿,看著旁邊坐著的血魔張百川。他的氣色現在看起來終于像是一個大活人了,再也不會死命的咳嗽了。

    “老張,蒼狼九尾那邊的事情我就交給你了。”張鐵根對血魔張百川說道。

    點點頭,張百川問張鐵根道:“你要我怎么處置蒼狼九尾?”

    “為了社會的和諧穩定,我覺得蒼狼九尾這個人已經沒有必要再留在這個世界上了。”張鐵根淡淡的說道,“其實,我本來還是挺欣賞蒼狼九尾的為人的。可惜了。”

    面對著張鐵根的嘆息,血魔張百川點點頭,沒有再說什么。

    然后,張鐵根對王沖說道:“你告訴天狼和杜紫云,讓他們出動全部人馬進攻魔狼幫。”分明就是想要借此再度打點打點,天狼和杜紫云這二個天道盟內部不安分的分子。

    “好的,大根哥。”王沖笑著回答道。

    當天夜里,天道盟的藍堂在天狼的率領之下,紫堂在杜紫云的率領之下,分別攻入魔狼幫的各大堂口,雙方展開了一場火并。

    幾個小時之后,已經拼盡全力的蒼狼九尾渾身鮮血淋漓的跪倒在了面無表情的血魔張百川面前。

    即使經過兩年時間的拼命修練,可是蒼狼九尾現在連張鐵根的一個手下都打不過。

    就在血魔張百川想要舉手殺掉蒼狼九尾的時候,血魔張百川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張鐵根告訴血魔張百川道:“你不用親自動手,給蒼狼九尾一把匕首,讓他死的有點尊嚴。”

    “好的。”血魔張百川說道,拿過一個天道盟手下的匕首,丟到了蒼狼九尾的面前,“張先生給你的。”

    蒼狼九尾用著顫抖的手拿起了地上的那把匕首,眼睛里面充滿了憤怒與恐懼。他當然不想死,但是他必須死,否則他只會死的更加屈辱而已。

    他是蒼狼九尾,驕傲的蒼狼九尾!

    “嗚!”匕首瞬間刺破了心臟,蒼狼九尾瞬間斃命。

    “不……蒼狼,你不能丟下我自己一個走!”后邊,狼九妹紙凄厲的慘呼道,狼爪瞬間刺透了自己的脖頸,也跟著蒼狼九尾走了。

    余下的另外兩個狼衛,看到蒼狼九尾和狼九妹紙都死了,紛紛都選擇了自我了斷。

    從此之后,魔狼滅世一門居然就只剩下了一個背叛師門的天狼而已。

    ……

    張鐵根親自給蒼狼九尾親自挑選了一處風水寶地,把狼九妹紙一起葬在了旁邊。

    從此之后,天道盟算是徹底的在省內一統江湖。

    然后,張鐵根親自跑了一趟蟲谷。他見到了那個老頭子,只不過,見到的老頭子的一堆白骨,他終究是沒有熬過來。

    生死無常,張鐵根輕嘆一聲,早就已經見慣了。他把老頭子的尸骨帶出了蟲谷,在寨子后面的山里,也找了一個風水寶地下葬。

    二個月之后,張鐵根帶著三姐蘇玉堂、澤尻未來、王沖和血魔張百川一起登上了雪域高原,站在了納木錯湖面上。

    冬日的高原上面已經是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美麗的納木錯上面已經冰封住,正是最適合打架決斗的地方。

    張鐵根這邊來了一堆人,但是玉麒麟是驕傲的,他只有自己一個人來了。他來的時候,連最好的朋友龍神龍凌天都沒有通知。

    玉麒麟一身白衣飄飄,身材頎長,冰肌雪膚,帥氣不可方物。

    蘇玉堂的出現,讓玉麒麟心里不由得生出一波激動來,但是很快的就重新恢復了冷靜。他突然發現,多年不見了,雖然蘇玉堂依然是那么美艷迷人,但是他自己的心思居然已經完全變了,對蘇玉堂已經完全沒有了往日的那種迷戀。

    時光確實足以摧毀一切,包括人類的感情。

    而血魔張百川的出現,更是讓玉麒麟感覺非常驚訝。不過,以他玉麒麟高傲的性格來說,他根本不把血魔張百川放在眼里。

    即使張鐵根那邊四個人一起上來圍毆,玉麒麟也完全有自信可以全身而退。畢竟,這里最讓玉麒麟在意的人物,并不是血魔張百川,也不是那個扶桑女人,更加不是張鐵根那個臭小子,而是三姐蘇玉堂。

    雖然說,三姐蘇玉堂已經把修羅魔功教給了張鐵根,但是玉麒麟不相信張鐵根能夠在短短的三年之內可以把這絕是魔功學會、學全了。

    雙方靜靜的看著對方,張鐵根這邊沒人說話,玉麒麟更是懶得說話。玉麒麟本來就不是一個花多之輩。

    也就在這個時候,張鐵根舉起手來,三姐蘇玉堂、澤尻未來和血魔張百川全部后退到了數十米之外的岸上去。

    “開始!”張鐵根朗聲對玉麒麟說道。

    “哼!”玉麒麟不屑的說道。

    張鐵根首先對玉麒麟發動了兇猛的搶攻,而且果然一出手就是最兇狠的修羅魔功。

    張鐵根身上邪氣縱橫,口中爆喝連連,手上一出手就是一招“修羅魔功天怒人殺”!連帶著的又接上了一招更加兇狠的連招“修羅魔功神殺魔狂”。

    眼看著張鐵根一出手就是全力施為,讓玉麒麟大感意外,他的帥氣的臉上眉頭皺了起來。

    玉麒麟的寒御功果然十分強大,特別是在納木錯這樣的氣候,這樣的環境下面,他更是占盡了天時地利!

    一時間,玉麒麟連消帶打,手上神妙的招式一招連著一招,愣是以硬憾的方式撲滅了張鐵根的兇猛搶攻。

    這個時候,連帶著張鐵根本人的心里也不能不承認,這個玉麒麟的功夫真的是太了不起。如果他的人品再好一點的話,他絕對是個完美的武林高手了。

    可惜了……張鐵根的心里暗自說道。

    玉麒麟打消了張鐵根的搶攻之后,心里也放松了不少。張鐵根的武功雖然進步太過神速,但是功力還是不足,修羅魔功的火候根本不夠。

    張鐵根顯然已經屬于第一流的武林高手了,可惜他現在面對的是我這樣超級高手。他今天注定必須飲恨于此了。玉麒麟心里得意的想到。

    但是,張鐵根那邊顯然還是不死心,繼續動用修羅魔功猛攻玉麒麟,一招“修羅魔功天毀神滅!”的出動,甚至在玉麒麟的臉上劃出一道血痕。

    這頓時激怒了玉麒麟。

    玉麒麟猛地動用了殺招,雙手齊出,催動元功加持之下,赫然在納木錯冰面上做到了抓風成冰,卷起了千堆雪,頓時是狂風呼嘯,如同狂風暴雪突然降臨一般,完全擋住了外圍人們的視線。

    見狀,蘇玉堂的額頭都冒了冷汗。這么多年不見,玉麒麟的寒御功修為簡直是已經達到了驚世駭俗的境地。

    蘇玉堂趕緊上前擋住澤尻未來的身前。在這樣的距離之下,以澤尻未來那點功力而言,根本擋不住這種超級高手功力的沖擊。

    血魔張百川驚道:“玉麒麟居然能夠做到抓風成冰的程度!這個人還不到四十歲啊!這還是人嗎?太可怕了!”

    一時間,血魔張百川心里有種萬念俱灰的痛苦。他知道,這輩子想要找玉麒麟報仇肯定是沒有指望了。

    也就在漫天的風雪當中,突然傳出來了張鐵根的一聲爆喝道:“摧神指!”

    聲音停下,漫天風雪也跟著停下。

    張鐵根一直隔空指向玉麒麟天靈蓋,玉麒麟一動不動的站立原地,顯然是已經中了張鐵根的摧神指,完全是動彈不得。

    澤尻未來閃身出來,驚喜的喊道:“鐵根贏了,鐵根贏了!”

    司徒子惜則是依然緊皺眉頭,張鐵根這樣子就想要贏玉麒麟,還早得很吧?

    果然的,玉麒麟雙目中突然神光爆射而出,強行恢復了神智,“好家伙,可惜你摧神指的功力依然不夠啊!”玉麒麟爆喝道,腳下奮力踏在冰面上。

    恐怖的強悍功力赫然在厚厚的冰面上破開一條巨大的裂縫!張鐵根差點調入了冰縫里面,差點被嚇死。

    但是緊跟著的,玉麒麟一招千里冰封出動,冰縫里面的湖水直接被他吸出,如同一條白龍一般沖向了張鐵根身上。

    這種近乎神化級別的攻擊招式,瞬間讓張鐵根本人傻眼。水流沖過,如同就在空中不動了,空氣里面發出了一種類似于噼里啪啦的聲響。

    張鐵根不動了,臉上帶著深深地驚駭之色。他的整個人被玉麒麟徹底冰封住了。

    玉麒麟冷冷地看著張鐵根,被他給冰封住了。在一招千里冰封之下,這個地球上只有龍神龍凌天能夠破解!

    張鐵根即使被救出來,功體也會損毀殆盡,一身的功夫和根骨也算是毀掉了。

    現在,張鐵根能夠逼得他動用這一招,張鐵根也應該是榮幸之至了。

    “哼!簡直是不自量力!”玉麒麟冷冷地說道,向著三姐蘇玉堂那邊看了一眼,似乎想要和她說個話,但是卻已經沒有了那種心情。

    對于玉麒麟這樣的人來說,與其說他會愛蘇玉堂,倒不如說,他其實更愛他自己吧。

    玉麒麟轉身就走,但是沒有走出幾步的時候,他突然發現不對勁。身形突然從冰面上面騰空而起。

    轟的一聲,張鐵根突然沖破冰面,帶著一股湖水一起騰空而起,一起沖到了玉麒麟的身上。

    玉麒麟一臉的驚訝,跟著驚呼道:“這不對!”

    張鐵根得意的冷笑道:“什么不對?難道就準你會寒御功,老子就不能會了嗎?”

    “這不可能!”玉麒麟大聲喊道,拼命的崔功抵抗張鐵根發動的冰封之力。

    只見得,空中出現了一條彎彎曲曲的,如同地獄伸入天空的惡魔彎角。頂端是張鐵根和玉麒麟,玉麒麟的下半身已經完全被冰封住!

    二人就這樣子一起站立在十幾米高的空中,簡直是不可思議。

    “還記得十幾年前,你在蟲谷里面見過的那個老人嗎?你為了奪取人家的冰魂珠,你可是害得人家變成了不人不鬼的狀態啊!”張鐵根冷冷地說道。

    玉麒麟瞪大了雙眼,道:“他居然還活著?”他終于知道了,張鐵根為什么也會寒御功的原因。

    “不!他已經死了。我是替他來想你討個公道的!”張鐵根說道,手上加催功力,一手猛地按在了玉麒麟的小腹。

    玉麒麟驚道:“你小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給我出來!”張鐵根一掌下去,玉麒麟疼的張開了嘴巴,張口就吐出了一個黑乎乎的小珠子,赫然正是冰魂珠。“你根本不配擁有冰魂珠!”

    “你以為我失去了冰魂珠就對你沒轍了嗎?”玉麒麟怒道,突然在自己身上連點數下。

    身后,三姐蘇玉堂大聲喊叫道:“他要拼命了!強行提升功力!”

    張鐵根一口吞下冰魂珠,他體內本來就有一顆冰魄珠存在,雙珠并存之下,瞬間催發了張鐵根更加強大的冰寒之氣。

    轟的一聲,玉麒麟強橫的破碎了張鐵根的冰封。

    轟的一聲,張鐵根的拳頭轟擊在玉麒麟的掌上,雙方之間頓時拳影和掌影如同電影特技一般不斷的互相轟擊在一起。

    二人從十幾米的空中降落,底下的冰面頓時如同被炸彈轟炸過一般,順著他們的腳底不斷的崩碎。

    張鐵根二人一起沉入了水里,但是跟著又從水里飛射而出,每個人踩著一塊浮冰繼續瘋狂發動攻擊。

    二人之間的狀態,只怕已經進入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三姐蘇玉堂頓時急的團團轉,如果任由張鐵根這樣子和玉麒麟打下去的話,他只怕會力竭而死。

    罷了!我還是出手幫幫鐵根,大不了我代替鐵根而死!蘇玉堂心里暗自說道,當即就要沖過去。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對面突然出現一道極為高大雄偉的身影,身形如飛一般在破碎的冰面上行動,居然一下子沖入了張鐵根和玉麒麟的對戰中間。

    只見得,這個高大的強壯男人雙手運動如飛,強橫無比的內力撕扯得納木錯湖上的空氣發出一聲聲驚人的龍吟之聲。

    以一個人來硬憾張鐵根和玉麒麟二人,這個男人的武功簡直是已經到了絕地逆天的程度!

    “走!”男人口中爆喝一聲,雙臂之上浮現一股龍形真氣,直接打飛了張鐵根和玉麒麟。

    張鐵根和玉麒麟二人的身形在湖面上飛速后沖。

    三姐蘇玉堂和血魔張百川立刻撲向張鐵根,運功頂住了張鐵根,這才讓張鐵根停了下來。

    張鐵根張口就吐出了一口鮮血,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內傷。

    玉麒麟那邊,則是自己強行在湖邊停住,也是張口吐出一口鮮血來。

    不過,玉麒麟的內力比張鐵根深厚,受傷沒有張鐵根的重。只是,他現在感覺很丟臉,居然和張鐵根這種無名小卒打成了這個樣子,說出去的話,絕對被人笑死!

    玉麒麟憤怒的看著沖過去的龍神龍凌天,怒道:“你干嘛要阻止我!”

    龍神龍凌天冷靜無比的說道:“我再不阻止你們的話,你們兩個就都死了!你的冰魂珠沒了,你這功體至少需要五六年的時間才能夠恢復!跟我走!”

    說著,龍神龍凌天挾著玉麒麟就要走。

    “玉麒麟不能走!”血魔張百川已經沖過去了,大聲怒喝道。

    玉麒麟是血魔張百川的大仇人,害了他大半輩子,現在這個時候,他不報仇怎么可能?

    龍神龍凌天回頭看向血魔張百川,劍眉豎起,冷冷地道:“給我滾一邊去!”一拳向著血魔張百川轟出。

    血魔張百川頓時被龍神功的龍形真氣沖擊的倒飛出去,重重的跌坐在冰面上,張口就吐出一口鮮血,幾乎無法動彈。

    這一次,血魔張百川算是真正見識到了,什么叫做天下第一高手的可怕之處。這完全是一種碾壓性的實力!

    龍神龍凌天帶著玉麒麟沖了出去,遠遠地傳來龍神龍凌天那雄渾的聲音,“張鐵根,八年之后,我非常期待能夠和你一戰!”

    八年之后,那已經是張鐵根和蕭凡的三師弟李家成在海城市縱橫出場的時代了。

    本書完!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重庆快3-Welcome 河北快3-推荐 湖南快3-上海快3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吉林快3-安全购彩